新闻资讯

公司新闻

这个香港老板,帮马斯克改写了汽车行业!

来源:147采集添加时间:2022/06/12 点击:

他,擦亮了香港制造。

文丨华商韬略 张静波

2019年,当马斯克试图打造一台巨型铸造机,像生产玩具一样生产汽车时,他找遍了全球六家主流制造商。

其中五家都拒绝合作,认为是异想天开。

只有一家说:试试看。最终,这家厂商联手特斯拉,改写了汽车制造史。

它的老板,是一个中国香港人。

【1】

在汽车产业百年史上,曾发生过多次生产模式的变革。

从1913年的福特流水线,到50年代的丰田生产方式……这些变革,无不来自传统燃油车企业。

谁也没想到,最新的一次生产模式变革,来自新造车势力——特斯拉。

2020年8月,美国加州弗里蒙特,特斯拉的工厂里,一台堪比房子大小的巨型机器,正将Model Y的后车身,一体压铸成型!

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马斯克,兴奋地写道:

这是汽车制造业的一场革命……以这种方式生产汽车,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,以前从未有过。

这并非马斯克狂妄。在此之前,由于金属铝很难冲压成复杂的形状,传统汽车制造商只能采购不同的冲压件,然后将它们焊接在一起。

新的一体压铸工艺,取代之前的冲压件,从根本上简化了汽车制造。

70多个零件,减少到2个,最后是1个!

这还只是后车身,根据马斯克的构想,未来只需3个零件,就可打造整个汽车底盘:前车身、后车身和底盘电池包。

最终,采用这项技术,可以从Model 3中消除370个不同的零件。

由于大大减少了零件的数量,特斯拉的生产效率倍增,成本锐减。

以Model 3为例,原车身生产线上有大约1000个机器人,现在减少了300个,未来前车身也采用一体压铸,还将再减少300个。

而这,也是特斯拉赚得盆满钵满的重要原因。相比之下,众多新造车势力虽然销量暴涨,利润率却并不高,甚至亏损。

对特斯拉来说,一体压铸还让自己摆脱了不擅长制造的名声。

仅仅几年前,马斯克还深陷产能地狱中。彼时的特斯拉,不但产能受困,其车身质量也遭众人诟病。

某行业分析师曾说,当我第一次开特斯拉的汽车时,车身间隙可怕,到处是焊接的痕迹。

对此,马斯克不讳言:车身密封简直是噩梦,这可能是整个工厂最痛苦的工作。

马斯克曾豪言要打造一套高度自动化的生产线,这样的挫折,简直可以用惨败来形容。

但短短几年,他就从惨败中走出来,改写了百年汽车制造史。

因为特斯拉的示范,整个汽车行业正从传统冲压件转向一体铸造。许多人认为,这是继福特流水线以来,汽车生产模式的又一次重大变革。

新技术吓坏了传统汽车巨头,大众CEO赫伯特·迪斯抱怨:

一体铸造,使得特斯拉10个小时就可以制造一辆Model Y,而大众生产一辆ID.3需要30个小时。

马斯克之所以能逆天改命,离不开那台巨型机器——Giga Press

这台由意大利IDRA公司打造,最大锁模力达6000吨的巨型机器,被马斯克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压铸机。

Giga Press刚一问世,就轰动全球。但鲜为人知的是:

IDRA是香港力劲(LK)集团旗下子公司,它的老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。

【2】

如果不是特斯拉,力劲这家年营收只有40亿元的小公司,很难进入普通人的视野。

而它的创始人刘相尚,或许至今还过着远离镁光灯的日子。在百度输入刘相尚,只有区区10万个结果。

就是这样一个不知名企业家,却携手马斯克,改写了汽车制造史。

这看似偶然的结果,实则是在一个行业长期坚守、耕耘后的时代必然之选。

祖籍广东的刘相尚,1952年出生在一个印尼华侨家庭。由于父亲在汽车维修厂工作,儿时的刘相尚,对机器充满了兴趣。

当我13岁还不会骑单车时,已为家人修理好几十部单车。如今已贵为中国压铸机之王的刘相尚,对青春年少的回忆依旧津津乐道。

这种兴趣,最终转化为学习的动力。但彼时的印尼,政局动荡,刘相尚不得不跟随父母辗转至内地,不曾想却碰到更大的动荡。

无奈之下,一家人在1972年移居中国香港。

年轻的刘相尚,一边读夜校,一边在机械厂打工。经过7年打拼,最终在1979年创办了力劲机械厂。

与今天的产业空心化不同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香港制造曾享誉世界,其钟表出口一度雄踞世界第一。

伴随工业的蓬勃发展,香港各行业对金属加工的需求特别大。

但当时,香港市场上的压铸机,基本上被日本、德国企业垄断,价格昂贵,一台机械相当于一层楼的价格。

初出茅庐的刘相尚,瞅准机会,于次年推出第一代压铸机,售价只是日本设备的两三成。

由于物美价廉,力劲压铸机很快就抢占了市场。而注重客户服务,则让力劲赢得了良好的口碑。

据刘相尚回忆,当时很多新客户,都是熟客介绍而来。

这一成功经验,后来被刘相尚总结为一句话,传承至今:客户的成功,便是我们的成功。

在那个激荡的年代,力劲压铸机为香港制造业的崛起立下大功,被媒体誉为擦亮了香港制造。

伴随香港制造的崛起,力劲也实现了自身的腾飞,其设备应用领域从表壳扩展至玩具、纽扣、五金件等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力劲的命运,跟香港乃至整个国家的命运,紧紧捆绑在了一起。

上世纪80年代末,由于人力成本升高、地价昂贵,香港制造逐渐衰落,并在随后大规模转移至内地。

刘相尚也跟随客户的脚步,于1989年在深圳南建厂。

当时的内地,正处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工业化运动中。刘相尚敏锐地捕捉到这一趋势,并积极投身其中。

1993年,在深圳建厂仅4年后,力劲又选中了上海松江。当时,工厂所在的地方,还是一片荒芜,我们是当地村镇第一家工厂。

在那个尘土飞扬、空气中四处弥漫着创业气息的年代,只要敢拼,有的是机会!

敢拼的刘相尚,最终一次次摸准了时代的脉搏。

90年代初期,内地家电市场起飞,力劲推出生产家电零部件的压铸机。

从90年代中期开始,中国又先后经历了摩托车、汽车两轮产业大潮。力劲紧跟产业变革的步伐,推出高性能冷室压铸机,助力产业腾飞。

在此期间,力劲还抓住军转民机会,收购了国有四大压铸机厂之一的辽宁阜新压铸机厂,并与清华大学等高校合作,不断提升自身的技术实力。

所有的厚积,最终换来2008年的一次关键出击。

那一年爆发的金融危机,致使意大利IDRA集团濒临倒闭。而万里之外的力劲集团和中国市场,被IDRA高层视为救赎的机会。

最终,刘相尚以500万美元的代价,拿下了这家全球首屈一指的压铸机厂商。

次年,拥有20年压铸经验的工程师里卡多·费拉里奥加入公司,并出任IDRA总经理。

一系列的机缘巧合,将几家企业和个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,最终碰撞出汽车产业史上最壮丽的火花之一。

【3】

2019年,刚刚摆脱产能地狱的马斯克,开始思考一个问题:铸件的极限在哪里?

这位天马行空的企业家,看着桌上的玩具车,突发奇想:如果像玩具车一样,铸造全尺寸的汽车会怎么样?

当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其他人时,他们都惊呆了,因为这意味着,需要一台15000吨的压铸机。

在此之前,压铸通常只用在变速箱壳、缸体等较小的零部件上,主流压铸机的锁模力最大也只有四五千吨。

这一惯例在传统汽车行业已延续数十年,但马斯克从第一性原理出发,并没有被行业惯例束缚。

15000吨太疯狂,那1/3呢?

抱着这种想法,他在全球范围内,找了六家主要的压铸机制造商,其中五家都拒绝合作,认为那就是异想天开。

只有一家表示,也许可以。这就是意大利IDRA公司。

IDRA之所以敢接单,一方面是因为其母公司力劲集团的创始人刘相尚,早在创业初期,还在给玩具车厂商提供机器时,就有一个跟马斯克同样的梦想:像造玩具一样,铸造一辆全尺寸汽车。

另一方面,IDRA也有这样的实力。

作为全球压铸机行业的标杆,过去数十年,IDRA不断刷新着世界纪录,并在2019年德国国际铸造展上,发布了一款5500吨的概念机。

但彼时,几乎所有的潜在客户,都对此嗤之以鼻,认为那根本不可能实现。

别人眼中的不可能,却成了马斯克的香饽饽。2019年的一个电话里,双方一拍即合。

尽管有着同样的梦想,但要打造一台超级压铸机,还面临诸多工程挑战。

比如,需要超大的压板、导杆和全新的液压马达。此外,还必须确保铝合金以均匀的速度注入……整个过程非常棘手。

对此,刘相尚坦言:有压力!这种压力,不但是技术上的,还有客户方面的。

他们过一段时间就来问我们:这个能不能做,那个能不能做……每改一次,我们的机器也要配合改。

▲Giga Press 来源:力劲财报

来自客户的鞭挞,逼着力劲不断成长。而这,也是过去40多年来,力劲从一家小小机械厂成长为全球最大压铸机制造商的法宝。

用刘相尚的话来讲:客户的成功等于我的成功!我们要配合市场需求,客户到哪里,我们就跟着到哪里去。

最终,经过一年多奋战,6000多吨的庞然大物——Giga Press横空出世。

【4】

Giga Press一举改写了全球汽车制造史。

这一壮举的产生,离不开马斯克天马行空的想法、IDRA总经理费拉里奥的技术积累,以及刘相尚数十年对一个行业的坚守。

尽管压铸机对制造业不可或缺,但整个市场规模不到200亿元。

就在刘相尚扎根压铸机行业的数十年里,很多由制造改行做房地产生意的香港老板,早就是千亿身价,而力劲时至今日,年营收不过40亿港元,总市值不到200亿港元。

如今,力劲在全球一共仅有8个生产基地,分布于中国深圳、上海等7个城市,以及意大利。

支撑他在这个冷门行业干下去的理由之一,是对机械的热爱。

我喜欢搞技术,设备都是自己设计的。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,在接受采访时,提及研发,一脸的兴奋。

因为热爱,刘相尚40多年如一日,全身心扑在工作上,即便已将业务交给子女打理,依旧工作不离身。

比起旅游玩乐,我更爱工作,因为对我而言,没什么比钻研一部机器更有成就感。

也正是因为这份热爱,让刘相尚有幸参与到中国史无前例的工业化进程中,并亲眼目睹了中国制造走向世界。

伴随这一进程,力劲的客户名单不断壮大,从奔驰、宝马、奥迪,到通用、福特、丰田,再到比亚迪、特斯拉。

如今,特斯拉全球工厂已用上Giga Press,有六家中国车企也正准备采用。

不仅如此,Giga Press还在不断升级,最新的9000吨Giga Press已于近日亮相,更大型号的家伙或许还在路上。

这些庞然大物,正在改变汽车制造的面貌,也让力劲站到了时代的风口上。

谈起这些成就和进步,刘相尚首先感谢的是这个时代。

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……给予我们这些港商大展拳脚的机会,同时借着世界工厂,为全世界提供价廉物美的产品。

上世纪90年代,还在事业爬升期的刘相尚,到美国去参观压铸工厂,看到那里大型的自动化压铸生产线,无比震撼。

当时,他想:我们要多少年,才能赶上人家?

而之后,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大大超出国人的想象力,刘相尚或许也没有想到:

短短20多年,不但力劲成为全球最大的压铸机制造商,自己也正成为那个帮助马斯克改写了汽车行业的人!

——END——

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。

版权所有,禁止私自转载!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删除